Pinned toot

Mastodon 中文用家性別比例調查(性別認同版) 

Mastodon 的中文用家多了不少,因此想看看性別認同比例是否有變化。選項爲性別認同(心理性別),可以不同於生理性別。

調查結果僅僅用於稍後公開發表嘟文(也許還能讓我注意一下以後對大家的稱呼)。點一下轉嘟,讓不同實例尤其是新實例的用家看到,樣本數量可以更大一些,也活躍一下氣氛😉

Pinned toot

@AstroProfundis 這麼說起來,我其實完全沒印象都是怎麼跟現在的各位認識的。我一開始就是完全自說自話,也不會太積極去找什麼人關注……突然現在已經有兩位數的關注、好幾個人常態性互動了😆

刚上大学的时候 晚自习玩手机有风吹草动就到处藏东西
现在一个人住 半夜看小说看到有趣的地方也可以大笑出声
能大笑出声真好啊。

每次看到自律人发言都会觉得自己跟人家不是一个物种 可能是个人类亚种什么的
我的时间是流水 人家的时间是冰格里面整整齐齐规规矩矩码放好的冰块 即使我有时候羡慕想学 也会扭头发现自己没有冰箱
上学的时候再怎么不济也还算是有个公用的大冰柜的 后来高考完了 冰柜撤了 别人接上了自家的冰箱 我四下流淌

有没有欧洲的能帮忙代购个fairphone3+??

@georgianachow 对,我个人是更倾向使用“中文(普通话/粤语or广东话/吴语/闽南语”这样的词,不过也会注意一下对方的使用习惯。
“华语/华文”这个词政治风味很浓,感觉上是不想引起不同政见者的反感,各种颁奖场合倒是经常听见,日常很少。
拉回稍稍有点跑题的评论,总之我认为“台语”的使用语境,出发点类似,但政治倾向不同。“华文”是渴望求同,“台语”更渴望求异。
确实好久不见,我其实一直都在深夜出没打游戏沉迷FF14,并没有消失!

其实很多性别“仇恨”问题都有另一个解释。
比如某机场专门放了个牌子,设置了“男性通道”,而没有对应的“女性通道”。
很奇怪?
因为这是临时通道。当日男安检员比女安检员多,而男安检员不方便安检女性。因此根据现场人流量临时放置标牌。

又比如朋友某天问我一个问题,说我们系男博士比女博士多了好多,是不是有隐性的性别歧视。我一听懵了,后来才想明白,是我们系本来男女比就十七比一,整个学校就靠艺术系的妹子撑着比例,当然男博士相对更多。(我知道这还能用别的来解释,也确实有同等条件下更偏向选择男生的老师——因为实验室需要牲口。特指:搬家、抗水、送快递、熬夜、拎外卖、爬六楼、修自行车(……)等等的牲口。)
就、突然发现,除了可能的性别对立,还有造成问题的其他一些原因。而这些原因,是陷在“性别”这个怪圈中的人(包括我,如果走进去,我也会绕不出来)看不到的。
对我自己,我只是想说:我只看具体的人/事,而不以此归类。
我遇到过帮助我的男性/女性,也遇到过性骚扰我的男性/女性(唉,这都什么事啊),甚至我自己也不确定我的性别(……)。或许某天可以找到对应基因的作用/显隐性/翻译蛋白质的功能,到那天我再承认吧。

為什麼大陸的網絡平台 so fuckin obsessed with 掃碼登錄 & app download?我,討厭下載app第一人,打開大陸的網頁click on show more,彈出來「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立馬關掉。我寧願不看那些資訊也不要在手機下載垃圾app。

2015年去上海动物园,我亲眼看见一个20多斤的白猫站在一只四不像背上,猫很淡定,踩的很稳,鹿徐徐走动,猫根据反馈微调站立角度,仿佛有液压悬动装置一样,始终没有倾斜,与大地水平,我震惊了!震惊后又非常分怒,我咨询工作人员,这猫有编制吗?工作人员答,没有,也非外聘,可能是属地猫,一种虹桥本土动物,它自由的在动物园穿梭,想站谁头上,就站谁头上,好像练过!我说,这个事体有没有人管!钛过分了一刚!工作人员说,没人管,没有人管的呀!册那

關注小米 K30 系列有一段時間了,本來想換,結果一看 K30 Pro 沒有線性馬達,K30 Ultra 沒無線充電…

想了想,“你知道父母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有多辛苦吗”这话其实不太站得住脚,尤其是对父亲而言。

父亲不需要怀孕分娩,不需要承担婴儿性别的道德责任,不需要关心妻子精神状态,舆论只会认为错在矫情的女方。孩子出生后,父亲可以不承担育儿责任,没人会指责他;父亲甚至可以不承担经济责任,这也不妨碍他给自己贴上事业男的标签。如果有成年女儿,还可以把抚养责任全部甩给女儿,女儿不愿意的话可以起诉,法律站在他这一边。父亲只需要贴个纹身,甚至进个局子,就可以成为父爱如山的标杆。

所以对男人来说,生儿育女真的不是什么难事。一定要说的话,也只是稳赚不亏的生意。

当时在北京时,有天发疯一样想吃五谷鱼粉。北京五谷鱼粉特别特别少,我当时发现附近有家已经不做外卖了,打电话又没人接。
我不死心,按照地图一步步导航想去找门面,结果发现一个叫什么橘猫快餐的地方,里面是密密麻麻的格子间,我平时点的大部分外卖,什么曼玲粥屋什么烤肉盖饭,都是里面一个逼仄的格子窗口。
那个地方全都是外卖员跑来跑去,我本来根本找不到上去的地方,是跟着橘黄衣服的外卖员才上去的。结果一进去就和迷宫一样,格子与格子之间只有窄得勉强两人通过的通道,外卖员在通道里飞速穿梭。
我举着手机导航还在一间间找,因为那天实在太想吃鱼粉了,我还心存侥幸万一在的话我就让他们当场做了打包。结果一个拐角过去,空间豁然开朗,我走到一个开放式办公室的地方,里面坐了四五个男人翘着腿在开会的样子。中间那个明显是头儿,看到我拿着手机的一瞬间眼神阴鹜起来,语气非常警觉:干嘛的?说着站起来就朝我过来了。
我把手机直接翻过来给他看,导航上面显示五谷鱼粉。我说我就是看见说美食广场,我想来找吃的。还按他的要求给他看了相册,确定没问题他才说那家已经不干了。我说我找不到下去的路了,他指了指外面的消防楼梯,说你从那儿下去,以后别来了。

始終狗咬人了人是不能咬狗的,這樣豈不是人自降也成狗了。

狗咬人了,人應該踹回去。

有的時候看到一些文字說自己的即影即有相機買了都一直沒在用、用不上,其實不是沒有機會用,只是捨不得按一下的成本、也不確定是否一下就夠。有的時候真要講究什麼「情趣」「感覺」,真的不能計較這麼一些金錢成本。

Show thread

買了一本三吋相冊,把所有還保留着的即影即有都整理進去了,才發現花了好多錢在上面🙈

Show more

櫻川 浅羽 :idle:'s choices:

櫻川家::自閉社交

櫻川家的日常微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