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好奇:現時中國大陸的商家對於方便、快捷和先進的理解,是不是和其他地區是脫軌的?

揭發、檢舉,最好還是要有所訴求,而且要講清楚明白。訴求可以僅僅是「讓更多人看見」,這樣大家就知道不必一定爲當事人做什麼;也可以是「請大家幫幫我」,這樣大家就知道當事人需要幫助。抒情可以引起共鳴,適當使用可以利於傳播,但是一味展示自己的弱小、無助和被動有時卻是有害的。

希望有勇氣說出各種各樣事情的當事人,可以再加一點勇氣,一起說出自己需要什麼、自己想要什麼。

小的時候不理解麻將是怎麼玩的。只記得都是在飯店的包房裏,煙霧繚繞;幾個人圍桌一坐,洗牌碼牌,大家依次拿牌然後把拿到的牌扔出去,然後突然有一個人不想玩了就把面前的牌一推,大家就突然熱鬧起來,又是一論新的洗牌碼牌。

有的觀念一旦被先入爲主了解釋起來就有點難了,比如現在很多人類覺得 QR Code 就應該用 WeChat 掃描,除非中間貼了一個其他應用程式的圖示。

真正的網癮者應該說是平時三步不離手機、但手機能幫上忙的時候又總想不起來用手機。

我絕對不是在說父母輩份啊(。

niconico 在幼小的我的心裏留下最大的疑問是:這個人到底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如果椰子水是鹹味的話我應該話喜歡吃椰子雞。

就算蹲在路邊當垃圾桶也難保不會有人發瘋往裏面扔錢
可是就沒有人給我錢

我還是覺得國內大部分的「數碼博主」其實本質還是帶貨的……

有問題,要解決問題;沒有問題,創造問題也要解決問題。

雙相發作的我和沒有發作的我不是同一個我,這是類似與真我和本我的區別,望周知😉

上身格子衫,
下身格子裙。
工作格子間,
居住格子房。

「什麼,原來抓吳亦帆是預備用來交換孟晚舟的嗎?」
「哦原來是其他加拿大人嗎?」

> 訪問 Google 需要特殊網路環境 ❌
> 特殊網路環境不能訪問 Google ✔️

建議撤回藥理學碩士博士論文,那些糟粕大多數都不用中醫理論,這都是對民族文化的不自信。

疫情期間尤為嚴重的一大怪事,就是能用流程解決的事情非要用技術解決、能用技術解決的事情非要用流程解決。

顯示較舊嘟文

櫻川 浅羽 :idle: 的選擇:

櫻川家::自閉社交

櫻川家的日常微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