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較新嘟文

崽從突然從冰箱頂上順着儲物箱跳了下來,弄碎了我一張玻璃保護貼(。

「湖光秋色」 v.s 「水色天光」

上下顛倒一下就可以當新配色是嗎😂

刚吃了个lo圈的瓜,一个店主被丈夫家暴,住过一阵子院,并被控制了手机,她就逃了出来,然后丈夫把她的个人信息全发店铺的微博号上了,还贴上了结婚证,还说家里两个孩子现在也没人管,让大家帮忙找人,之后店铺的号都是这个男的在管……抢了女人的生意还天天打人家,出逃了还想把人家抓回来继续当保姆使

買 Redmi K30 Pro 的保護殼卻收到 K30 Ultra 的手機殼 

這兩款是長得很像,尺寸區別對於保護殼來說也可以在公差範圍內,但保護殼的開孔還是暴露了😂

1. 頂部右側無耳機接口開孔;
2. 頂部聽筒開孔明顯偏長;
3. 鏡組中間有多餘開孔;

這些都完美契合了 K30 Ultra 的變動(無耳機孔、聽筒部分變長增設第二揚聲器、鏡組中部增設 MIC),結果商家還嘴硬「模
具设计确实是取消了顶部的耳机孔」「目前有线耳机基本已经淘汰使用而改用蓝牙耳机了」,實際上根本就是發錯了不想承認,或者省成本只進了一種貨吧🌚

腦子一抽想自己構建一個 來用,然後看了看自己剩餘的存儲空間😶

下意識選的測試曲目:先來一套 Interstellar 的 OST 再來一套 Pirates of Caribbean 的 OST 😂

顯示討論串

@board 今天是加拿大的Pink Shirt Day,是为了纪念16年前因为穿粉色衣服被霸凌的学生,人们在这一天会穿上粉色衣服,借此反对因恐同、恐跨和恐双造成的霸凌暴力。

在中国大陆,这一周我们失去了一位年轻的女孩,只因为她染了粉色头发而受到网络暴力。网友们自主在微博上发起“粉色玫瑰”超话来纪念这位女孩,倡导大家戴粉色假发、穿粉色衣服和配饰,或者甚至手持粉色的图片来反对网络暴力。大家可以通过参与微博超话或Ig上的#PinkUp 来参与本次倡议。欢迎各种creative idea来让人们认识到网络暴力的危害,杜绝传播暴力链条。

一些注意事项:
1.请不要提及妹妹的名字、不发照片、不影射,我们心里有她、心照不宣就好;

2.强调务必使用正面的描述,正向的语言风格,主题只有反网暴,弱化其他部分,杜绝反动或者负面的言辞;

3.各自决定参与的程度,首先保护好自己。

💖谢谢大家之前的转发支持,更正一下:微博上的超话是“粉色玫瑰”(而不是“粉红”,为了避免敏感审查)💖感谢象友姐妹作图支持!

又把耳塞扔進洗衣機洗了😔
不過可能是由於振膜材質不一樣,這次耳塞竟然好像沒受什麼影響,不過線好像不太好用了,先換下來扔防潮箱看看吧😶

有时候我觉得呼吁让那些人不要网暴没什么用,不如说有些平台本身就并不想阻止网络暴力。茧中很多平台本身是非常贱的,他们只在乎流量,不在乎用户本身。那些网暴他人的蛆对这些平台来说是流量,被网暴的人是死是活他们不在乎。
他们不是做不到阻止,是不想。有些话题被认为是“说不得的”,说出来瞬间消失,但那些伤人的人,伤人的话,却从来没有一个平台主动阻止。这是一种最大的恶。

看到知乎有参与网暴染发女孩的人在毫无愧疚地发言,我做了个总结:
“把我讨厌的内容(染发而又张扬的坏女人)通过媒体推送怼我脸上来,我骂她她还不服还敢回嘴,骂架过程中她居然咣当一下自杀了,搞得我压力很大,讨厌。”

很多人都惊诧于这种对他人毫无共情,甚至漠视人命的思维方式。我觉得,这种奇行种在墙内局域网成群出没,跟墙内网络环境的恶性蜕变,有直接关系。

微博上有人分析指出,新一代网民,与老一辈,对网络社交的理解有根本的不同:后者将网络视为线下社交的延伸,所以他们伤害别人和被伤害,都会愧疚;但前者却更多地把网络视为宣泄情绪、抱团打群架的“战场”,所以他们才会认为,在这个持刀互砍的赛博“战场”上,保持“心理强大”是义务,心理没那么强大以至于自杀,就成了“玩不起”、“坏规矩”。

在我看来,可能还有个原因:在新生代们看来,网络不仅是赛博战争游戏,还是个大商场。信息是货品,他们的关注则是值钱货币。这种观念在墙内尤其普及。公权力为了抹黑“公知”和他们发布的信息观点,往往拼命向公众强调网络信息商业化的一面,藉此证明,“公知”发布信息和观点,是为了自我炒作,且可以获利。如此一来,网民既不觉得别人发布的信息和观点有什么“神圣”,也不觉得信息和观点需要尊重。他们只会觉得,那些都是拿来卖钱的货品,只有自己的关注才最值钱。

这也就好解释,为什么网暴者理直气壮地宣称“把我讨厌的内容通过媒体推送怼我脸上来,所以我就不客气了”。在他看来,对方不是一个想要分享交流信息的社交者,而是个货不对板还死皮赖脸的推销员。而自己对她的辱骂,都已经是付出了不必要的、她本来不配得到的、值钱的关注,甚至还是帮她炒作自己,让她获利。正如那些有意识发布争议性观点、引起网络纷争,藉以获取流量的营销号。

抱持着这些观念的网络新生代成为主流,意味着我们的网络环境,越来越危险。而如何让我们这些只是想展示自己的日常生活、进行正常人际交流的普通人,能够跟这些把网络视为“赛博真人战场”+“信息大卖场”的新生代奇行种们,保持一点安全距离,可能是以后我们不得不学会的生存技能。

我妈灵魂发问:你说欧洲那些国家那么好了,怎么还要动不动上街游行。
我:因为他们动不动上街游行,所以那么好。好生活不是谁给的,都是自己争取的,包括上街游行,包括投票。
我妈:神经病。
就这种群众,不欺负欺负,对得起谁。

@bubblewhale @secretgoldfish 早上看到一句话“对特权阶级来说,平等就是对他们的压榨”,他们就是这样,因为常年天生拥有性别红利所以,一听到女性要来分这份权益,他们立马大惊失色,发疯般的质问道“你们是不是想踩在男人头上”
什么叫女权听起来对男性不友好啊,这个社会上的男性也没对女性多友好啊,所以我凭什么要管你爽不爽呢,我女权就是要干掉你这个对女性不友好的父权男权制度
因为人类害怕狼于是他们就驯化出了狗,女权也是,他们害怕女权于是他们要驯化出一种温和的不会对自己有攻击的东西来代替女权挤占女权的生态位。女权主义是要弑父的,而男人都还妄想着当爹,所以对于他们女权使不得,“这样我多分你们两块肉你们这些人继续做爸爸乖女儿继续伺候爸爸行不行”

什么叫“社交平台全是负能量”,不然呢?跟爱人牵手跑步做爱的时候打开手机上这个破网吗

有博主说,女性被偷拍,你就大大方方给别人看嘛,男的为什么不怕偷拍?
我:去耻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性犯罪不应该靠女性脱敏解决,某种程度说”你不在意”是在纵容这种犯罪。并且,男的裸聊被敲诈案件也不少,羞耻感也是存在的,都怕社死。

有时候还是觉得不想活了,一个主要理由是这个世界并没有几年前我以为的那么大,聪明有意思的人也没有那么多,好乏味。

真的很讨厌把香水分性别这种被营销建构出来的概念,把原本不该有性别区分的香水分女性、中性、男性香。

笑的想死。。之前的报纸包烂了想换新的,结果中文报纸做的没人要,真没品啊你们 :0010:

小米之家已經沒有 Xiaomi 10S 和 Redmi K40 展出了,甚至連 Redmi K40S 都沒有了,但還擺著一支 Xiaomi 11 青春版😂

What operating system do you use on your computer(s)/laptop(s)?

Select all that apply.

Please BOOST for maximum exposure across the #Fediverse

#Poll #Polls #PollOfTheDay #POTD #Question #Questions #QuestionOfTheDay #QOTD #Linux #Windows #macOS

顯示較舊嘟文

櫻川 浅羽 :idle: 的選擇:

櫻川家::自閉社交

櫻川家的日常微網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