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示較新嘟文

#岭南的日常

今年要当“窿年” “燶年”了。发明Loong的人,太不吉利。

财波:指财政司司长陈茂波。
钦差:指夏宝龙。
窿:loong第一声,指穿孔、破洞。
燶:loong或noong第一声,指烧糊、烧焦。

财政破洞,股票基金炒糊,全loong了。

m.cmx.im/@greenbeanmedia8119_m

本来在看古代朝鲜妓生制度的介绍。古代朝鲜的身份采取“从母制”,也就是父亲是贵族不一定代表他的孩子也是贵族,而是取决于母亲。如果一个妓生嫁给贵族,但她生下来的女儿依然是妓生,女儿只能继承母亲妓女的职业。
然后看有人提到,这种身份上的“从母制”在当代中国依然存在,作为一种控制特权人口的方式。直到90年代,只有母亲是城市户籍的小孩才能获得城市户籍。如果父亲是城市户籍但母亲是农村户籍,那小孩只能是农村户籍。
甚至前些年对北京户口而言,北京女跟外地男结婚,外地男可以获得北京户口。但北京男娶外地女,女方不能获得北京户口。不知道现在北京户口还是不是这个规定。
总之吐了。当需要控制特权身份人口的时候,需要阶级固化的时候,想要少给好处的时候,就想到了用“从母制”。但那些能让女性获益的事情上,连个姓都舍不得从母。 :blobcatgooglytrash:

咱就是說有些人住得偏遠不是你的錯,但是別看着郵費貴上來就要包郵好嗎,一共就幾十的東西郵費就要佔 1/3,不打包也好意思問包郵😅

摔手機了,螢幕刮到了一道,然後點奶茶想喝的又賣完了,唉😔

I casually check how much cellular data my #iPhone uses every month.
I like to see no network traffic from System Services I switch off.
These #iOS services are off, yet they recorded some traffic:
Siri, diagnostics, HomeKit, and Backup.
🤷‍♂️
#Privacy #CyberSecurity
#Apple
#privacymatters
#infosec
*Note that this is only cellular data, Wi-Fi traffic not shown here.

頭天買完第二天就做活動,估計也不讓退了,雖說也就幾百,但總是感覺很不舒服🙃

事实上,我感觉任何说某某命题其实不成立的观点,都包含了潜在的淡化和消解问题的真实存在并且需要真实的解决方案这一事实的风险。如果理想只停留在理论讨论中,而不去面对和试图改善现实来让它更贴近理想,那么这种理想我不要也罢。

顯示討論串

感觉不是很多人知道所以来分享一下。北美大学图书馆都有LibGuides,这些是图书管理员花时间准备的,列出了相关话题主题的各种学术资源,并且是能通过google直接搜到的。

比如假设对明代历史研究感兴趣,但不知道读哪些书,看哪些文章/期刊。可以google:Ming studies libguides,在第一页就能看到好几个北美大学的libguides,比如ucsd和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的。理工类的也可以,比如搜Quantum mechanics libguide也会有很多。

虽然没有该学校的id无法直接access这些资源(尤其是网上资源),但可以知道有哪些,然后再想别的办法找。

其实这样挺好,在技术上的隔离,可以最大化避免中国游客影响到旅游区域以外的当地社会的正常秩序。由于那些习惯了中国服务的典型中国游客的特征及其带来的负面影响,把“典型中国游客”圈在类似池袋浅草新宿涩谷上野这种当地旅游商圈以内,等于间接保护了国外想正常过日子的华人——在新闻里看中国游客怎么现眼,和自己生活里真的经历过看到过中国游客怎么折腾,产生的对中国人的偏见完全是两个量级的。

坐公交上了位阿婆,公交都是空位,非要坐我旁邊放著背包的位置……

昨天看了个挺火的离谱豆瓣热帖,说的大概就是如果都30了就别想着出国转行了,你这么老了再抛弃一切在国内的社会地位会很惨的,不要抱有幻想听阿姨一句劝你们这些弱鸡。我没看到最后但是据友邻说这个贴主已经在美国成功大龄上岸,然后转头说你们别来,我也不知道她这是弄啥嘞。
贴主到底有没有上岸还是在国内先不谈,这种“年纪这么大了凑合过还能离咋的”老钟思想真的是乍一看很有道理但深究就狗屁不通。
确实年纪大了做出改变的代价要比年轻的时候大很多,但是人会变老是客观事实,任何人都会持续不断地变老,时光就是这么残酷。而想要做出改变当然是因为想要更好的东西,对现状不满,害怕付出代价就不做能有啥更好的结果吗?你不是还是停留在现状里持续枯萎?俗话说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if nothing changes then nothing changes。想做出改变而不去做,在踌躇不前犹豫不决自怨自艾觉得我怎么这么老的时候,你只能在毫无进步的情况下变得更老。

erininthemorning.com/p/georgia
2月6日,乔治亚州一名共和党议员,Sen. Carden Summers,该州的厕所禁令法案的主要发起人,在游说时向一名跨性别小女孩半跪起誓“要保护她的安全”,在知道她是跨性别者后溜走了。
这位小朋友,Aleix,和家人一起,同其它几个家人一起访问游说参议员,这次聚会关于影响当地跨性别社群的问题。小朋友一家都戴着LGBTQ标志,而Sen. Summers在向Aleix半跪时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个。他对Aleix说,“你知道,我们正在努力保护像你这样的孩子。”
Aleix的妈妈,Lena Kotler,回答他说,“对,Aleix是跨性别者,她想要安全地上学,她想要安全地上厕所。”
据多位目击者称,Sen. Summers当时结结巴巴站起来说“我的意思是,对,我会通过上正确的厕所保护她的安全”,而且他继续使用正确的代词称呼小朋友。当他被问到他会不会让她去上男厕,据称他后退一步,说了句“你在攻击我”,就转身迅速走开了。

顯示較舊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