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住家裡總怕一覺醒來被送到網癮學校,不過到目前爲止住過幾次還算安全,這個可能叫做還有最低限度的理性。

不過反正我每次回去都隨身帶自殺的工具,真要送了可有得他們後悔的。這個邏輯是:送我去網癮學校⇒意味着他們還想要一個正常的我⇒前提是我還活着⇒我死了還不如先保證我活着。當然如果這個推論錯誤的話也沒關係,反正你敢送我就敢死。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櫻川家::自閉社交

櫻川家的日常微網誌